元森

不高冷 知识不渊博 独自一人 慢热 有耐心 有点小懒的先生

额,我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更新了???
因为我正在上学,正是关键时期,所以就没有再更新了,下次的更新可能还会等一等,很对不起大家啦!

喂!白管家!我喜欢你啊!④

☞这篇篇幅微微有一点短小,但是不要嫌弃它,第五篇会很粗长的,就会完结啦~
☞结局看心情,任性~
☞车车嘛,我看看能不能放出来鸭盒盒盒盒盒玻璃还是糖肯定有一个啦~
☞嗝,不要嫌弃,开始啦!
“混蛋!!”展耀单薄的身子站在窗前,漆黑的夜在窗外凝视着展耀的双眸,房间里安静的让展耀觉得自己的耳朵里充斥着自己创造的噪音,全都是白羽瞳的声音。

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没等他反应,门锁咔哒的被拧开,接着就是轻快利索的进屋的脚步声。

“展耀…”展妈妈微微的皱着眉,扯了扯嘴角,又止住声音,清澈的眼睛里面透着令人看不透的神情,一直盯着从未转身的展耀。

展耀死死的看着窗户玻璃中的自己,苍白的脸依旧憔悴,通红的眼眶,充血的眼睛。

“展耀…”展妈妈又开了口,这次没等她继续说下去,展耀接了话茬“为什么让我活着?”

现在的展耀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也不知道究竟陪伴了自己多久的那个人现在的生死未卜令自己心慌痛苦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是依赖?是习惯?是对于一个朋友或者是亲人的关心?还是因为自己…喜欢他?


白色的非洲雄狮从烧的噼里啪啦作响的房子中跳了出来,背上驮了一个人,白色的衣服透着深红色的血迹伤痕累累,嘴上还叼着一只瑟瑟发抖的猫咪。

赵祯和白驰连忙赶上前去,白狮慢慢悠悠的靠近车子,顺从的趴了下来,两人费力的把白羽瞳拽进车里,打开后备箱的门,白狮起身叼着猫咪一跃而上,赵祯关上后备箱的门,钻进了驾驶室,一路飞奔到一家顶级的私人医院。

白驰在路上给展叔叔打电话,告诉白羽瞳在自己这里正在去往赵祯经常去的一家私人医院,没有问题很安全。

展叔叔并没有把白羽瞳的事情告诉展耀,他放下手机无奈的摇了摇头,点开相册看见小的时候的展耀和白羽瞳,不经意的展开了笑颜,又意识到展耀绝望的心情,一时犹豫,坐在警局办公室一直到早上。

“唔!”白羽瞳忽然从病床上惊醒,右胸口正在被上药,“你醒了?哥。”白驰瞪大的眼睛从椅子上站起来,倾着身子看着白羽瞳。

“嘶…护士你轻点行不行?”白羽瞳拽紧了被角。“你受这么多伤,那天晚上你的迷迷糊糊,给你做手术你都没喊疼,我轻点还不行?”护士笑着说。

“谢谢谢谢。”白羽瞳立即说,护士重新给他包扎完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哥,还好,那天你只是被打的比较严重,头啊一些部位没什么大事,肩膀有子弹的擦伤,胸口和胳膊被刀划了几刀。”白驰坐下来说。

“白驰,我问你,展耀呢?不许骗我!!”白羽瞳侧脸看着白驰。

“哥…展耀没事你放心吧,他被展叔叔送出国了…”白驰低着头,用眼睛偷偷的瞄着白羽瞳的脸。

在病床上的白羽瞳,慢慢把脸侧过去,轻轻的笑,“他没事,怎么都好。”突然一阵心酸,眼角竟挤出一滴晶莹的泪珠。

“如果我死了,他会伤心吗?”白羽瞳在心里想着。

这是赵祯进来了,“白羽瞳,你醒了?”赵祯也明显的吃了一惊,“嗯,那天晚上的事谢谢你。”

“这都不算什么,要不是白驰我也不能知道这事,现在重要的是,展耀在国外快疯了。”赵祯扬了扬手里的一大堆证件。

“怎么回事?!”白羽瞳坐起来之后就是嗷的一声躺下在被窝里哀嚎,赵祯哭笑不得的把手里的证件塞到白羽瞳的手里。

“你放心这两天展耀被我安稳下来了,你呢战斗力蛮强的,过两天就出国找他吧,国外我再给你联系医院,让你保持一定的身体不出差错。”

展耀今天白天终于睡觉了,耳朵里面塞着耳机,耳机里面冒出来白羽瞳的声音和哗哗的雨声,这是白羽瞳之前在他们聚会之后给他讲的一个故事,原本是一个视频,被赵祯和白驰制作成音频,还加了雨声更好的让他入睡。

其实,最最让展耀安稳的,并不是那个故事而是白羽瞳的声音和最后的一句话,“黎明总会来的,臭小子等我回来,互相分享你我的秘密。”

那个你我都心知肚明的秘密。




————————————————————————————

还有一篇就完结了,接下来就是白色儿和展猫的日常。

嗯,打算写一个翰冰,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我先问问你们的意见,差不多民国时期?????我自己都没搞懂(狒狒一个)

喂!白管家!我喜欢你啊!③

☞中秋节福-利 白管家×展少爷
☞3000多字结局不定
☞结局be不许寄刀片不许寄刀片不许寄刀片
☞那么,开始了!

白羽瞳没有观察到展耀的眼神变化,一直在调节气氛转移话题,而展耀满脑子想的都是“看来他不喜欢我…展耀你想什么呢,你以为理解你的人真的能理解你,知道你怎么想的嘛?别自作多情了,说不定说出来会把他吓一大跳的吧…”
“喂喂喂,少爷,你在听我说话嘛?”白羽瞳在展耀的面前扬了扬手,展耀回过神来第一反应是看到了白羽瞳还未消除红肿的手,“你这手,怎么回事啊?”展耀尽自己所能的不流露出那么明显的担心,“没事!就是做饭处理鱼的时候不小心让刺扎进去了,已经弄出来了。”说完就收回了手。
“那怎么行,”展耀放下碗筷,“过来!”然后跑到了沙发茶几旁,拿出来药箱,“快过来。”白羽瞳乖乖的跑到展耀的身旁坐下,“已经没事了啊…我哪有那么矫情…”
“那是一回事吗!”展耀拿出来碘伏和盐水“你看看手指都肿了,容易感染的。你怎么不简单的消消毒?”把白羽瞳的手拽过来,开始消毒。
“不因为你嘛!半天在楼上没声音,我着急把你从浴室里面‘拯救’你嘛。”展耀的脸又红了,微凉的指尖触碰着白羽瞳温热的手掌,看着红肿的手指眼睛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心疼。
白羽瞳依旧大大咧咧的问展耀“少爷,你洗澡干嘛不反锁浴室的门,反锁房间门干嘛,吓死我了差点。”
“啊…鲁班总是能开开我房间的门,我的房间就会被那家伙闹的乱糟糟的,还总是挠我的浴室门,所以这次就锁上了房间的门了。主要是…主要是…它用在我出来的时候挠我的浴衣…”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只臭猫猫,没事等我收拾它。”白羽瞳笑的花枝烂颤,惹得展耀没办法很容易的把胶带粘到纱布上,就轻轻的打了一下白羽瞳的胳膊让他老实一点。
白羽瞳看着已经弄完了,就回到厨房,“少爷,我再把面条回一下锅好啦,一会儿就好。”
“好的。”展耀收拾着药箱,当他重新回到厨房的时候,面条已经热好了。
晚饭过后,白羽瞳接到了展叔叔来的电话,今晚他回不来了,展阿姨也不回去,局里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让他照顾好展耀,因为这次可能会让一些仇人钻空子。白羽瞳撂了电话,抬头向楼上喊了一声。
“展耀!今天晚上去我那屋里睡!”
此时的展耀正站在自己房间门前发呆的盯着摇摇欲坠的门,“啊?我才不去!”
“走啦臭小子,又不是没在一个床上睡过觉。”白羽瞳拖着展耀往自己的屋子里面拽,又转身到展耀的房间拿了他的枕头和被子,把可怜的门轻轻的掩上。
回到自己的房间,看见展耀正坐在自己的床上,“我可不习惯和别人睡一个床。”
“谁要和你睡一个床,我睡地上!”说完把展耀的被子扔到他身旁,从衣柜里面扯出来一条厚厚的毛毯铺在了地上,躺在毯子上盖被睡觉,展耀也躺下了,发现多了一个枕头,就随手扔下去一个给白羽瞳,又发现那是自己的枕头,转过身来想要把枕头换过来,白羽瞳一脸坏笑“不许再换了!我要睡觉!”
“喂喂喂!你不是有洁癖的嘛!”展耀趴在床边看着地上的白羽瞳,等了一会儿没回话,白羽瞳已经出现了轻微的鼾声。
展耀作罢关上床头灯开始睡觉,白羽瞳睁开眼,轻轻的背过身去,像是自言自语道,“你不一样,什么样我都喜欢。”

本应是沉寂的夜,就如展叔叔所料,被打破了,凌晨一点五十三分,展耀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楼下干嘛,睁开眼发现白羽瞳和自己在一个被窝里面,侧身起来听着什么,“你干嘛?你怎么在床上!”展耀小声的说着,“别吱声,”白羽瞳把食指放在嘴边,“楼下好像有人。”展耀神经开始紧张了起来,白羽瞳轻轻的拍了拍展耀,被子闷里闷气的发出嘭嘭的轻响,“展耀,记住等会儿无论怎么样不能开门,等着黑夜过去,有人来接你你再出来,听见没有!不许出来!”
“啊?”没等展耀反应过来,白羽瞳已经敏捷快速的出去了。展耀也蹑手蹑脚的凑到门边,把门反锁。

白羽瞳听着楼下的人慢慢的摸索四周,“房内人数不多,可是外面就不一定了…”白羽瞳心想,踱到展耀的房间,重新把门掩上,然后翻找展耀的手机,发了短信,不一会儿就回了一条讯息。

“好,等会儿我告诉好朋友们了,今天就去你家玩,我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去你家了!”
白羽瞳心里有数了。

白羽瞳放下手机,翻着展耀的抽屉,掏出来一把备用手枪回到门前,听到了几个人上来的声音,“喂,小心点这间屋子就是展少的,旁边的是白管家的,不要惊动了白管家。把枪别忘了上膛。”
白羽瞳闭着眼睛听着几个人的呼吸声判断着人数,“三个!”
接着就是有人接触门把的声音,白羽瞳一个飞踹,房门成功英勇就义,他快速的摸索着三个人身上的枪,一共两把。另一个人那些一只军用匕首。
楼下的人听到上面的异响,然后又没了声音,便小心翼翼的上楼,在楼梯的拐弯处被白羽瞳用枪射中了手臂。
可惜敌不寡众,这次来报复的人是计算好了的,展叔叔没想到他们会那么狠,来了那么多的人,到现场的时候,看着快烧成废墟的房子,发现白羽瞳和展耀都不见了!

不久,展叔叔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的他呼了一口气,“没事了。”

在白羽瞳的一声枪响后,展耀就已经耐不住性子了,可是又想起白羽瞳说的话,内心焦灼。
“展耀!出来吧!”
展耀听见了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想让白羽瞳死,那就出来。”
“白羽瞳!”展耀在屋内瞪大了眼,开开房门,看着被打的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白羽瞳,“我不是说了…不让你…咳…出来的嘛!”

白羽瞳!

“说吧,什么目的。”展耀站在门口,看着一大堆的人,可是眼睛依旧是没有在白羽瞳的身上脱离。
“我需要你和赵爵对弈,帮我们构建一个没有污秽的‘天堂’!”
“…好,但是,我有条件。”展耀盯着那个人看,原来是龙番大学的刘教授!既然需要我,那么白羽瞳就有救了。
“什么条件?”
“救白羽瞳。”
“好,没问题。”
一大波人离开了房子,临走的时候押走了展耀,“把那个姓白的和这个房子一起烧了吧。”
“你们…你们撒谎!”展耀激动的要挣脱着身旁控制着自己的人,可惜相应的控制着自己的人手劲也加大,自己的肩膀有一种撕裂的疼痛,“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得死!”

白羽瞳!你们敢这么对白羽瞳?!那就等死吧!

“哈哈哈哈哈哈,你爸爸说不定会多担心,屋子的人对于你来说那么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刘教授用着喑哑的声音恐怖的笑着,“况且?你对我来说,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走吧!”

熊熊燃烧的烈火包围了整栋房子,也照亮了附近的夜空,这时的鲁班跑到白羽瞳的身边,尖锐的叫着,来回踱步。

白羽瞳!你不能死!

坐在车里的展耀临近崩溃,没走多远就被一路人拦下,扩音器里发出声音,“车里的人,放下武器,停止反抗!”
刘教授胸有成竹的从车里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包黑子!你们以为我们会妥协嘛?把车里的人给我拽出来!”
包局看着光着脚被抓的展耀,咬着牙下颚紧绷。“直接除掉这些人,不反抗的留下。”
“我们可以和展耀说一句话吗?”包局拿着扩音器说,一边的耳麦响起声音,“包sir,一切OK!”
“有什么话快说!”刘教授说。
“展耀!”展耀盯着前方的包局,“闭眼!”
紧接着展耀就听见自己身旁啪的一声,然后就是一个人扑通倒地。
展耀被众人救下来,第一反应,“白羽瞳呢?”

房子依旧在燃烧,这是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皱着眉头看着这火海,身边还跟着一个比自己矮的男人,“里斯本,去吧。”
一个身形庞大的非洲雄性白狮听完之后纵身跳入屋内,身边的男人问着他“赵祯,你就这么让里斯本去了?它行吗?也不知道哥怎么样…”说着低着头绞着手指。
“白驰,放心吧,里斯本可以,你哥白羽瞳也可以。”赵祯给白驰一个肯定的回答,用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划他的脸蛋,“等会儿消防就到了。”

展叔叔觉得不安全,连夜把展耀塞到了美国,甚至不惜给展耀打上一只镇定剂,因为,展耀一直嚷嚷着要回去找白羽瞳,整个人脸色惨白,眼眶通红,“不行,白羽瞳!白羽瞳就在那里,我不能走!我不能走!”
所有人都觉得,白羽瞳回来的希望,很渺茫。
未完待续

喂!白管家!我喜欢你啊!②

白管家×展少爷
☞我今天心血来潮肝了一篇,(*꒦ິ⌓꒦ີ)对于渣文笔我自己都无力吐槽了
☞可以猜一下结尾HE还是BE
☞那就开始吧


回到家的展耀就跑到了楼上,说除了白羽瞳不许有人打扰他。而白羽瞳到家得第一件事就是把从菜市场买回来的食材简单处理塞到冰箱里。
进屋的展耀爸爸看见在厨房里面和张婆婆说话的白羽瞳,“阿婆哇,今天少爷想吃海鲜虾仁面了,晚上饭我做好啦,展叔叔和阿姨今天晚上不在家,等会儿你回去的时候让李师傅顺道给你送回去哦。”白羽瞳低着身子和张婆婆说话,“那行,那我今天就早些回去了。”说完张婆婆解下腰间的围裙,简单的叠好放在了餐桌上。
两个人抬眼就看到了刚进屋的展耀爸爸,“展叔你回来了?”白羽瞳首先开了口,“嗯,我等会儿还得去公安局一趟,回来拿点资料,张妈,正好李师傅在外面呢您和他一起回去吧。”
“好的,那我先走了。”张婆婆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白羽瞳就走了。“嗯…羽瞳你来,我有事问你。”说完就走进了客厅,这句话可是让白羽瞳紧张的够呛。
白羽瞳的大脑快速的运转着,“最近展耀蛮健康的,嗯!没有熬夜没有吃垃圾食品一直吃着保健品,有一点的锻炼我以后会监督他的不让他受伤,学习成绩挺让人满意的,不是说大学开学就出国嘛,嗯!也没有女朋友之类的…”白羽瞳把展叔叔能问的答案全都提前想了一遍。
“你坐。”展叔叔坐下来,“哎,好的。”白羽瞳也坐下来双手放在两个膝盖上。
“你不用紧张,我就想问问,最近展耀情绪怎么样?”展叔叔轻松的问着。“哦,展少爷挺好的,情绪也没什么不对,身体也很好,成绩什么的也不用担心啊,他那么优秀。”白羽瞳一口气把展耀的情况说了一通。
“哦…”展叔叔像是在思考什么,笑着说“那行,我得去取材料然后尽快赶回去。”
“好的,展叔回去慢点注意安全啊。”

渐渐擦黑的天际白羽瞳在厨房里面忙活着,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新鲜的虾仁和鲷鱼,香菇和菠菜。处理着鱼的白羽瞳忽然溜了号,“等等!开学之前,出国?!”一不小心就让鱼刺进了皮肤,“哎呦!”白羽瞳咣当放下了刀,不好容易笨手笨脚的把刺拔出来,可是手指也被弄得红彤彤的。
简单用水冲了冲手指,继续做饭,不一会儿香喷喷的海鲜虾仁面就出锅了,厨房里面飘出香味,只能用鲜这一个字来形容了。
家里的小黑猫鲁班都被引到了厨房,喵呜呜的蹭着白羽瞳的裤腿,“得得得,你个楼上的大馋猫一样,给你一个虾仁吃。”白羽瞳吹凉一个虾仁喂给了鲁班,然后盖上锅盖上楼去招呼展耀,“这娃咋这么老实呢?睡着了?”

白羽瞳一边上楼一边轻轻的唤着展耀,“展少爷?展少爷?”听了许久都没人知声,“睡着了这么半天也应该醒了啊,展耀睡轻的。”白羽瞳心想,突然意识到一种不好的预感,拧门把手根本行不通,门从里面反锁上了,白羽瞳拍着房门顾不得说了什么,“展耀!展耀!展耀开门啊!展耀!!!”
里面还是没有人知声,白羽瞳情急之下最后一次拧了拧门锁,开始哐哐踹门,嘭的一声门终于被踹开了。
房间里面没人,卫生间的灯还开着。看着扔在床上的衣服,意识到展耀可能是在泡澡,一拧卫生间的门反而轻松的开了。
真是白羽瞳所想的,展耀因为泡澡时间有点长自己迷迷糊糊的也出不来了,多亏白羽瞳反应快。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房间上方的湿气也慢慢的撤出去换来了新鲜凉快的空气。
这些新的空气让展耀清醒了一些,白羽瞳扯过来挂在洗手台的浴衣,把展耀捞了出来,展耀整个人软趴趴的挂在了白羽瞳的身上,白羽瞳迅速的放走了浴缸里的水。给展耀披上了了浴衣发现自己的上衣变得湿乎乎的,他胡乱的系上了浴衣的带子,把展耀抱了出去,“喂,醒醒,我刚和你爸说你挺好的然后你就和我起幺蛾子。”
被抱出来的展耀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白羽瞳觉得怀里的人像是一只着了凉的小猫,把他放在床上,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
“你也真厉害,泡个澡还能迷糊。我去给你那杯水,海鲜虾仁面做好了,你快点收拾收拾下楼吃。”
“哦…”展耀甩了甩头发,白色的墙壁上留下来了一个水珠的甩痕。刚抬头就被一张白色的毛巾糊了脸,“把头发擦了,等会儿吃完饭我给你吹头发,快点啊。”
展耀草草的擦了头发,下床拿衣服发现浴袍里面什么都没穿!“…我不是被他看到了吧?!!”展耀石化在原地,连穿衣服的动作都是机械的。

冲到楼下的白羽瞳现在蹲在地上狂撸鲁班,鲁班被撸的嗷嗷吱叫唤,心里的小怪兽四处乱跑,“啊啊啊啊啊啊!卧槽也太白了,好嫩啊好像是能掐出水了啊!锁骨也太好看了,啊不,不行了…”

等到展耀下楼的时候,正发现白羽瞳面无表情的盛面条,只不过耳朵像上午一样,红红的,但是比上午的还红,像是一颗熟透透的草莓。

两个人低头吃着面,空气尴尬的让展耀觉得心烦意乱,“那个…刚才谢谢你。”说完这话展耀就后悔了,白羽瞳依旧低着头吃着面,耳朵更红了,这让展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到我没穿衣服的样子了啊!!”
“不,不谢。那个,你过一阵子就出国了吧?”白羽瞳转移了话题,“嗯…”展耀搅和着碗中的面,粉嫩的虾仁和绿油油的菠菜被微黄的面条搅在一起,“那你一个人去?”白羽瞳抬起了头。
“嗯。”
“那你能照顾好你自己嘛?”
“不然呢?”
“我和你去啊!”白羽瞳的眼睛里突然闪了光,这个答案是展耀从来没敢想过的,白羽瞳突然觉得自己的嘴比脑袋反应快了不止一步,这么说好像不太好,又急忙加了一句“我是你的管家嘛,当然要陪着你了。”
展耀本是变得欣喜透亮的眼眸又变得黯淡了几分。
未完待续

【瞳耀】喂!白管家!我喜欢你啊!

白管家×展少爷
☞不知道是何时的库存了,以后可能会修改,先留一个开头hhhhh记住这个系列,我打算让两个人互换身份哒,而且结局打算一个he一个be
☞那么,就开始吧,渣文笔希望喜欢


瞳耀
管家×少爷
周六没有课的时候,展耀总是喜欢去市里的图书馆待着,那里的人非常之少,每次白羽瞳都会跟着他。

“少爷?你说的书在那排啊?我怎么没看到啊?”展家的白管家正在抬起脖颈皱着眉头努力的寻找着展耀少爷说的一本书。
“在第五排第…一,二,三,四…第七个,第七个就是了。”展耀也眯起眼睛伸出手指在空中比划着。
“哦哦,我给你拿。”白羽瞳拉来梯子,从书架里小心翼翼的抽出那本书“额…《心理学研究方法》?这本嘛?”白羽瞳怀疑的看着封皮又低头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展耀。
“是的,就是它,帮我拿下来吧。”白羽瞳一边从梯子上下来一边无奈的说“我说展大少爷,你才多大,就看这么深奥的书?”白羽瞳随手翻着手中的书,“什么元分析,认知研究方法,这字倒是汉字,放在一起就令人看不懂了。”
展耀从白羽瞳的手中接过来书,笑了笑,没再说话。白羽瞳坐在了展耀的对面,刚才找书的一顿折腾让他想坐下来歇一歇,四处张望无果又把眼神放回到展耀的身上。
“啧,不得不说,展家的小崽儿长得真书生气,细皮嫩肉的,眼睫毛真的是能要了人的命啊…”展耀发现白羽瞳盯着自己出神,抬眉觉得他没想什么好事。
“喂,干嘛呢你。”
“哦哦哦,”白羽瞳慌乱的垂下眼睛四处乱瞟,“那个,少爷,晚上你想吃什么啊?等会儿回家我去买菜让张婆婆给你做。”
“…嗯…我想吃海鲜虾仁面,你做的。”展耀放下书抬头看着白羽瞳,两个人的眼神又交汇在一起,白羽瞳又猛的低头,五根手指轻轻敲击着桌子“哦哦哦,好的好的。”白羽瞳觉得自己耳朵发烧。

该死的,刚才就不应该想这个小孩儿,像个变态猥琐大叔一样。

展耀明显的觉得对面的那个大男人不对劲,“话说,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有事吗还是不舒服啊?”展耀担心他,软软的声音像是小猫一样轻挠着白羽瞳的心,血液循环更快了,“没…没有,我,没事少爷你看你的书,我…”展耀头一次看着语无伦次的白羽瞳,突然冒出来一句话让他自己和白羽瞳都吓了一跳。
“你?谈恋爱了?”

“哪有!”白羽瞳腾的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一脸平静的展耀,干站着几秒回过神来,“啊,对不起啊少爷…没有什么谈恋爱啊,不可能的。”他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太过激了,有点不礼貌就又慢腾腾的坐下了。
展耀听了他的回答,突然觉得自己想法让自己莫名的紧张,听到他的回答,心也暂时的安放下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这么在意他干嘛?”
“没事,和我说什么对不起。”展耀又低头看书,可是书中的字一个都看不进去,偷偷抬眼瞟了一眼,对面的人正在抬头看着书架上的书,侧颜很完美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认真的眼神,下垂的眼角,性感的嘴唇微抿着,粉红的耳朵可爱极了,自己送给他的银白色三角耳钉在粉红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光亮。
“我在干嘛!!”展耀低头佯装看着书,心里却是一团糟,“被他给带偏了,看不进去书了啊!”
“我们回家吧,我有点累了。”展耀合上书,“好的,我们走吧。”白羽瞳拿过来展耀手中的书和他到门口登记回家。

坐在车里,两个人都不说话,都各自靠着车窗漫无目的的看着车外的风景,灌进车里的空气也没能让两个人摆脱脑子里的混乱。
司机李师傅忍不住了,看了一眼后视镜说“你们两个人是闹别扭了还是怎么着啊?少爷平时安静不说话,白管家你今天是怎么了?”
“没啊,没,我想着等会儿回家做饭呢,我挺好李师傅。”
“你们两个怎么都像是有心事呢?展少爷,怎么有中意的姑娘了?”李师傅开着玩笑说。
“嗯…嗯?!没有!李师傅你怎么能这样啊?我哪有…”展耀到后来的声音渐渐减小。
“嗨呀,你看看你刚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了就在那里微笑,后来呢又轻叹了一口气,看向了窗外,从小你就在我身边我能不知道你的脾气?”
白羽瞳也好奇的看向展耀,“少爷?真的?”
“真的!”展耀敷衍的回了一句。白羽瞳凑到展耀身边,极为认真严肃的盯着他看,又问了一句“真的?”
“真你个头哇!”展耀拍了白羽瞳的胳膊一下,紧实的肌肉拍起来清脆“啪”的一声。这时李师傅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快到家了。

下了车的展耀和白羽瞳先进了屋子,李师傅去车库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展耀的爸爸,看着李师傅笑着,就问什么原因。听完也笑了,展耀的爸爸一个人走到屋前,忽然有一个想法,“羽瞳这个孩子,很懂展耀的啊?怎么会不知道展耀怎么想的呢…”

瞳耀‖白色儿和展猫的日常(一)


最近几日的天气一直很好,每天都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一点云彩都没有,看起来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这种天气当然是最适合洗衣服晾衣服了,白玉瞳清早起来就开始收拾要洗的衣服放在洗衣筐里,开启洗衣机开始让它工作起来,因为平时工作太忙,所以就买的最好的全自动洗衣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衣服想洗就洗,洗衣机的声音特别的小,早晚洗都不会打扰展耀那只懒猫睡觉。
今天的天气也依旧是特别的好,白玉瞳照常早上起来洗漱做饭看看有没有要洗的衣服被罩。
白玉瞳看着早上的阳光撒在躺床上的展耀的脸庞,那人的眉头微微皱起,有点不满早上打扰他睡懒觉的阳光,白玉瞳蹑手蹑脚的走到窗边轻轻的拉动窗帘,轻薄的窗帘轻而易举的抵挡住了阳光,床上的展耀又往薄被里面缩了缩,哼哼唧唧的说着什么。
白玉瞳又跑到展耀旁趴在床边,盯着他又长又密的睫毛,把嘴巴凑到展耀的耳朵旁,温柔的叫着“猫儿?”
“嗯…”展耀迷迷糊糊的回答一声,“猫儿~该起床了。”白玉瞳耐心的等着展耀的回答,“嗯…再等等。”看展耀依旧闭着眼睛,白玉瞳可不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来揩揩油,眼神在展耀的眼睛和耳朵之间来回游走,最后定格在耳朵上。
展耀朦朦胧胧之间觉得一股柠檬的味道扑面而来,然后就是耳朵濡湿的感觉让他整个人的汗毛直竖。“你干嘛啊死老鼠!”展耀突然睁开眼睛抬头正好磕到了白玉瞳的下巴上。
“还不醒?我做好早饭了。”说完起身趴在床边脑袋枕着手肘,“啊…让我睡一会儿懒觉这么困难嘛?”说完伸手用力胡乱的揉着白玉瞳的头发,白玉瞳觉得这个本没有什么意思的动作对于自己来讲没什么反应,可是在展耀揉完他的头发后他觉得自己的脸和耳朵都烧起来了。
白玉瞳又忍不住的把脑袋伸到展耀的颈窝处,来回蹭蹭,“猫儿,快起床吧,等会儿王韶他们昨天晚上审讯就出来了,还需要我们去呢。”
“好好好,你快起来,我起床还不行。”展耀无奈的轻拍着白玉瞳结实的后背。猝不及防被白玉瞳在脸上啄了一口,“我们猫儿真乖。”
“白老鼠你想死吗!”展耀抓起白玉瞳的枕头甩向已经趁着展耀发蒙的时候窜出去的白玉瞳。“窜的那么快,不愧是白老鼠。”
没等展耀起来,就看见白玉瞳顶着被展耀揉成鸡窝一样的头发在门口抱着枕头看着他,满脸笑意。然后低头把枕头拽下来扔进了洗衣筐。

他们两个急匆匆的吃完早饭就赶往sci,坐在驾驶室的白玉瞳看展耀的衬衫上好像有污渍,但是正在副驾驶系安全带的展耀好像并没有发现。
白玉瞳凑到展耀的衣领,没等看清楚是不是污渍的时候就被展耀赐了一巴掌,“干嘛?不好好开车去sci。”
“猫儿,你的衣服上好像沾早上吃的汤汁了。”白玉瞳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检查倒车镜说。
“啊?”展耀低头看了看衣领,“还真是啊,可是回去换已经没有时间了。”展耀想着自己是一个帅气风光的展博士,身上沾有汤汁去破案,难免有点不妥。
“怎么办啊这个?”
“我办公室还有一套衣服,等会儿到了sci你去换上。”
“你的衣服我能穿吗…”
“我高中时候的衣服你肯定能穿。”
“高中时候的衣服…”展耀想想觉得不服气,怎么,这死老鼠是小瞧自己的身板嘛?
白玉瞳看着展耀在一旁眯着眼抿着嘴就觉得不对劲,“展大博士啊,你就将就一下吧,那里还有时间给你再买一套了。”
展耀立马展开笑容,“是不是又是白的。”
“对啊,我白玉瞳什么时候穿过别的颜色的衣服。”
“有啊。”
“怎么可能,在哪里穿的?穿的什么衣服?”
“在我家啊,灰色的老鼠睡衣。”
“睡衣不是你的嘛。”
“对啊,我的。”
“你的除外。”
“嘁,什么叫我的除外。”
这时候正好遇上红绿灯,白玉瞳捏着展耀的下巴,凑近亲了上去正好一个红绿灯的时间。
“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你也是我的。”说完从眼神从展耀微微发粉的唇瓣上移开专心的开车。

展耀的整个脸和耳朵以及脖子迅速变红,白玉瞳觉得自己身旁坐了一个蒸汽机,噗噗噗直冒蒸汽。

都快到sci的楼下,展耀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了一句,“老鼠睡衣是我的,白老鼠也是我的。”
“啊?”白玉瞳专心开车没注意展耀说什么,“猫儿你刚才说什么了?”
展耀以为白玉瞳听到了然后戏弄他“没有!我没说什么!”“不对啊,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什么了,说了什么?我没听到。”
“我说白老鼠是笨蛋!”
“猫儿你怎么能这样呢!”
“我怎么了?”
“没有!我们猫儿特别好。”展耀看着白玉瞳把车停稳急忙的解开安全带开车门下车快步走进sci的大厅。
展耀像个移动的蒸汽机不顾身后大喊猫儿的白玉瞳,“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啊好歹。”白玉瞳在后面两步并一步的赶上展耀。
两个人进了电梯,白玉瞳直接按了14楼的按键,电梯门随机关上。
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白玉瞳知道展耀又害羞所以不说话让他平静一会儿等会儿好面对组员和那个愿意打听八卦的大姐。
……………
展耀在电梯里脑子里面翻江倒海的寻思白老鼠为什么这么老实,不对劲啊,又想什么坏招呢,不和我说话也不动手动脚的。想到这斜眼偷睨了一眼白玉瞳,白玉瞳正侧身盯着电梯的镜子摆弄自己的刘海。
这时白玉瞳正在偷看展耀发现他正在偷看自己,有把身子侧回来,用手轻搔展耀的手背,“好点了没?”
说完电梯“叮”的打开了,白玉瞳咳嗽了一声首先走出了电梯。展耀迅速的调整状态,跟了上去。
“白sir,展博士, Good morning.”
“嗯。”白玉瞳点着头,这时王韶和赵富过来了,“白sir,展博士昨天对于吴昊的已经审讯完了,我觉得他的精神有点不正常。”王韶拿着文件夹递给白玉瞳说。
“是啊,他一直说神赐予他的圣器,让他解决世间的污秽,一切都是神的恩赐,这不是扯呢嘛。”赵富合上手上的文件夹。
“好,等会儿开会。”说完递给展耀一个眼神他们两个就去了白玉瞳的办公室,还拉上了帘子。
“这,白sir和展博士这是要干嘛?”蒋玲看着被挡住的玻璃说。
“还能干嘛?商量等会儿开会的内容呗,别看了想想等会儿开会怎么回报工作吧。”马韩招呼着八卦的蒋玲。
白驰突然想起昨天看到的一个奇怪的人,和他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就想告诉白羽瞳,但是看着白玉瞳和展耀不知道在里面干嘛也不敢轻易的进去。

过了一会儿,白驰觉得这件事还是告诉白玉瞳一声比较好,刚现在门口犹豫怎么敲门说,就听见白玉瞳喊了一声“猫儿你干嘛!拧我干嘛!”
白驰把耳朵小心翼翼的贴在门上,就听见展耀小声说“小白,你小点声,快把体恤给我翻过来。”
“哦哦。”白驰怀疑自己的耳朵,白sir竟然这么温顺的答应了,白驰忘记自己的一只手压着门把手,听见他们两个声音变小用力的贴着门一下子门打开整个人差点拍在地上。
“白…白sir…展…展博士!”白驰没有理会自己红彤彤的脸两个眼睛就钉在白玉瞳放在展耀腰上的手。“对,对不起。”白驰磕磕巴巴的说着一变向后退关门。
“这小子怎么了?”白玉瞳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一边问着展耀,展耀把在白玉瞳肩膀上的手放下来,转身拿办公桌上的白色风衣打算套在身上,白玉瞳抢过来,“猫儿,我给你穿。”
这时候,马韩和蒋玲冲进来,正看见白玉瞳给展耀穿外套整理外衣领,“对不起!!”蒋玲和马韩像白驰一样的退回来,在外面和王韶赵富说白sir的奇怪行为,这时候白馨堂走进来,打听他们说什么。
这时候只有白驰满脸通红的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想着刚才的一幕,“白驰,他们两个怎么了你知道吗?”白馨堂问白驰“不,不知道姐。”
白驰痴痴的笑着,明白他们两个怎么回事。
剩下的人一脸雾水的散开忙自己的报告。

生活终究有一天会变成我们想象中的样子

图片转自微博